本報駐美國記者 劉平《中國青年報》(2014年11月22日03版)
  作為上世紀50年代生於上海的美籍華裔學者,李成是華人在中美關係研究領域中的佼佼者。他不僅是美國“最有影響力的思想庫”之一布魯金斯學會約翰·桑頓中國中心的首位華裔主任,也是美中關係理事全國委員會常務理事。在美國總統奧巴馬結束訪華之行後,中國青年報記者對李成進行了專訪。
  李成認為,奧巴馬訪華很成功,最關鍵的原因是,中美關係太重要,不容出錯變壞,如不合作,代價太沉重。兩國領導人負有重大的歷史責任,應該利用高層互訪的機會,來改善和推進兩國關係。從經濟角度說,兩國現在作為世界第一、第二大經濟體,互補性強,合作潛力巨大,都能從對方的成功中獲益。中國市場的開放,給美國企業帶來很多機會。而中國進入美國市場,在製造業、基礎設施建設等領域,會給美國創造很多的就業機會。
  此次奧巴馬訪華,兩國領導人準確判斷並抓住了這一機會。儘管奧巴馬總統在美國國內面臨諸多批評,民主黨也在中期選舉中失利,甚至被視為一個“弱勢總統”;但作為美國總統,其在包括美中關係在內的對外政策領域,其自主性比內政方面要大。他所剩的兩年任期仍很重要,仍可以有所作為,諸多可改善對華關係、加強美中經濟合作的政策是無需由美國國會批准的。
  在李成看來,在奧巴馬此次訪華的諸多成果中,有三個方面特別突出,影響也很深遠。
  首先,新簽證協議的重要性不容低估。雙方就互為兩國商務、旅游人員頒發10年多次有效簽證、互為兩國留學人員頒發5年多次有效簽證達成協議,表達了兩國對對方的一個良好願望。此前,美中關係中的摩擦與不滿,不少是由簽證問題引發的。這次在簽證問題上的大改善,既象徵著中國實力的提升,也顯示出美國對中國成為世界大國、成為文化大國的認可。它有經濟、教育和文化交流等方面的很多含義。更重要的是,此舉反映了雙方觀念認同正發生著“微妙變化”。
  其次,雙方就氣候變化發表的聯合聲明也將造福世界。前段時間中美互相指責對方沒有承擔應有的責任,此次兩國宣佈了各自在2020年後應對氣候變化行動目標,同意共同推動國際氣候變化談判於2015年巴黎會議如期達成協議,並加強兩國在氣候變化領域的務實合作,展現了負責任的世界大國的應有姿態,給美中兩國也給整個世界造福。
  第三,中美就《信息技術協定》擴圍談判達成了共識。1997年開始實施的《信息技術協議》,是世界貿易組織框架下關於削減信息技術產品關稅的多邊協議。由於在“敏感產品清單”上存在分歧,去年11月,兩國突然中止了談判。這次美中就該談判取得突破性進展,意味著已經就擴圍名單達成了一致,同意將半導體、醫療設備、全球定位系統等產品納入關稅減免範圍,兩國向自由貿易方向前進了一大步。
  此外,李成還稱,奧巴馬總統與習近平主席的多場雙邊會談,特別是“瀛臺夜話”,有助於增進兩國元首的彼此瞭解及私人友誼。
  李成坦率地說,美中關係確實仍存在著諸多問題,雙方在網絡安全、臺灣問題、人民幣匯率等方面分歧很明顯,不排除訪問之後雙邊關係出現反覆的可能。所以,兩國領導人更多、更好地向國內民眾解釋外交政策,變得越來越重要。通過解釋,不僅可以顯示領導人的自信,還可以引領民意。
  李成認為,美中兩國首先要進行換位思考。兩國國內利益集團對雙邊關係的影響與干擾,兩國民眾之間一些根深蒂固的誤解,這些不會一夜之間就發生巨變。雙方都應學會換位思考。比如,一些中國民眾認為美國不願意世界其他任何國家當“世界老二”,而一些美國民眾卻認為中國已經是“世界老大”,經濟規模已經超過美國了。事實卻是,中國國民生產總值規模比美國還小得多。而美國民眾可能並非出於妒忌,只是覺得美國做得還不夠好。
  在美中關係中現在仍存在兩種非常錯誤的思潮,一個是中國威脅論,一個是美國陰謀論。這都是冷戰性的思維,是一種“負資產”,跟美中關係的實際情況相差甚遠。兩國都需要理性的強大聲音,去不斷挑戰這種19世紀的過時觀念。特別是媒體和智庫,不要誇大分歧,更不要非常極端化地來誇大美中之間的一些矛盾。
  李成認為,中國改革開放30多年來,美中之間的價值觀念是越走越近。兩國的下一代將是更加全球化的一代,他們與世界各地的同齡人,無論是東京、首爾、紐約還是北京的,價值觀念中相近的部分會越來越多。美國和中國,價值觀念是在趨同,並不是在走向背離或者仇恨。如有人要刻意誇大了美中價值觀念的不同,將非常可悲。
  李成強調,在美中關係上,兩國國家領導人的智慧顯得越來越重要。兩國領導人通過在某個領域加強合作,然後帶動其他領域的合作,通過在一個領域內建立互信,為在其他領域避免衝突打基礎,他們應該而且有機會這樣去做。
  對於中國的周邊外交與美中關係之間的聯繫,李成認為,應註意到這樣一個事實:中國的周邊國家處在一個非常微妙的境地。對中國日益強大的軍事和經濟實力,周邊國家心態非常複雜。他們首先希望與中國進行經濟合作,但對中國實力的不斷增強,他們又擔心可能會威脅到自身。同時,他們不希望與中國發生軍事衝突,他們希望美國參與亞洲事務,但又不希望美國與中國硬鬥。這是他們總體的心態,中國處理美中關係和周邊關係時應考慮到這一點。
  本報華盛頓11月21日電  (原標題:美中兩國在觀念認同上已發生微妙變化)
創作者介紹

Victoria

strdqkjmus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