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澎湃新聞網報道,國家級貧困縣湖北來鳳縣委縣政府辦公樓門口,有一個足球場大小的廣場。然而,該政府大樓入駐辦公7年來,卻始終不敢掛牌,被當地老百姓戲稱“黑政府”。該縣紀委工作人員解釋:“門口是廣場,跳舞的都在,人多。”當地居民則表示:“但是畢竟人家是政府部門嘛,修得稍微好一點也是應該的。”(7月24《中國青年報》)
  如果用百度鍵入“縣委豪華辦公樓”這幾個字,你會驚訝的發現,搜索條目可以達到十幾頁不止,全國各地幾乎大多數地級市以下的地方,都或多或少的被曝出過一些縣政府的辦公大樓過於豪華的新聞,時間久了,新聞也就不是新聞了,因為除了奢華,包括怎麼規避上級有關部門的巡查,怎麼應對新聞媒體的質疑,怎麼讓老百姓不太註意,都有固定的應對套路和招數,所以對於來鳳縣委縣政府辦公樓不掛牌的做法,筆者認為是非常“正常”的,修建的那麼奢華,如果掛上牌子,不僅僅是刺眼的問題,而且還要承擔一定的被曝光的風險,因為現在是手機時代,一條微博,幾張照片,一天之內,就可以全國知名了。
  為什麼每次被曝光的豪華辦公樓都是一些欠發地區的,可能最直接的原因是在窮地方的豪華辦公樓特別容易顯眼,因為周邊的樓房都是灰不溜秋、破破爛爛的,一旦政府機構蓋樓稍微奢華一點,自然就顯得“鶴立雞群”,異常刺目,所以在落後的小縣城找豪華政府辦公機構,應該是沒有多少難度的。
  其次是一般在貧困落後地區,都存在著“政府寬裕、百姓捉襟見肘”的情況,國家對這些貧困地區每年都會有大量的財政轉移支付的補貼以及各項惠農資金,這些錢一般都是要經過地方政府之手發放,因此,雖然頭頂著貧困縣的帽子,但其實政府手裡還是比較有錢的,因為各項專門針對貧困縣的轉移支付資金有時候可能比周邊富裕縣的縣級財政還要寬裕,所以這也是很多縣不願意摘掉“國家級貧困縣”這頂帽子的主要原因。
  雖然是貧困縣,但是手裡有大筆錢,就像來鳳縣蓋這個辦公樓,也是以西部援助項目的名義,以檔案館立項,而且得到了一定的項目配套資金,再加上用老政府辦公用地和開發商進行置換,獲得了開發商免費給蓋辦公樓的機會,這種所謂的“創新”,確實節約了蓋樓房的投入,但是原來的政府辦公用地也是一筆不菲的“土地財政”,其實還是用政府手中掌握的稀缺土地資源,間接的變現,和開發商達成某種合作協議,最終建起了現在這座“高大上”的檔案館之名的辦公樓。
  因為這個檔案館的功能太“複雜”,再加上當前反對“四風”的大氣候,來鳳縣的有關部門對搬遷到新辦公樓很是低調,甚至連政府牌子都不敢掛出來,這其實也充分說明瞭當地政府對於這座檔案館大樓的功能使用其實也是心裡沒底的,因為在國內,一個縣級政府部門沒有辦公的牌子,這無論如何也是解釋不通的。
  針對一些地方大興樓堂館所建設的風氣,李克強總理在上任之初就對這個問題亮明態度,但是一些地方對中央剎“四風”的決心還是低估了,尤其是一些貧困地區的政府部門,屢屢有搬進豪奢辦公樓的衝動,對此,紀委等部門應該有清醒的認識,加大群眾舉報和媒體監督力度,讓“貧困縣屢屢曝出豪華辦公樓”的現象逐漸減少,直至徹底糾正此類不正之風。(聞新)  (原標題:窮縣為什麼多“豪華辦公樓”?)
創作者介紹

Victoria

strdqkjmus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